一顾

孤岛(三)

(女婶注意,微暗堕注意)

孤岛(一)
孤岛(二)

10.
我和往常一样待在房间,临窗看着远处的景色。轻轻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,把衣服披到了我身上。
“姬殿可要注意身体啊。”有着水蓝发色的男子温和又无奈的说。我注意到他的眼睛是暗沉的蓝紫色,像笼罩在黑夜里的鸢尾花。
“嗨嗨,一期真的很爱操心呢。”我拢了拢衣服,对他笑了笑,问:“我想下去走走,一起吗?”
我只是礼貌性的问问,我当然知道他肯定会跟上来。不知道为什么,本丸里的人都很黏我,恨不得时时刻刻都待在我身边,那种占有欲让我害怕。
“哟,大将,一期殿。”负责内番事务的陆奥守吉行路过,操着一口土佐方言跟我们打招呼,我冲他挥了挥手,看到他手里抱着一摞纸,好奇的问:“你拿的是什么啊?”
陆奥守吉行顿了顿,又大大咧咧的笑起来,“哦,是一些没什么用的广告单。”
“是从万屋……是叫万屋吧?从万屋那边发来的吗?”我探头,想瞄一眼长啥样,是不是和我家那边的广告单一样花花绿绿的。但是陆奥守吉行却把广告单一折往怀里一塞,笑嘻嘻的说:“没什么好看的,我去看看明石有没有在好好当番。”
又不让我看啊……我叹了口气,来这也有两三个星期了,却对这里的情况两眼一抹黑,啥都不知道。不是我不关心,实在是他们不让我接触,恨不得把我关在本丸里永远不出去。
但这是不可能的呀,人是群居动物,我也是需要和其他人好好交流的。虽然本丸里的人不少,但他们对我的态度却并不像朋友。而且,他们似乎不是二十一世纪的人,话题对接不到一起,我有点寂寞。
陆奥守离开之后,我的失落表现的可能有点明显,一期一振守在我身边,他的目光投向檐下挂着的风铃,声音温柔:“姬殿……是想要去万屋吗?”

11.
一期一振带我到了广间,没看到三日月,倒是看到了髭切和膝丸。两人正吃着烛台切做的小点心,气氛看起来很和谐。
“哦呀,”髭切笑吟吟的喝了一口茶,不紧不慢的说:“真是稀客呢。”
我往一期一振身后躲了躲,大约是因为刚来的时候髭切笑的人畜无害的给了我一刀,随意的就好像只是砍了一棵拦路的草。若不是有三日月帮我挡住了他,我早就已经身首异处了。所以我很害怕他,同时非常感激三日月。
“髭切殿,膝丸殿。”一期一振把我护到身后,淡淡的打了个招呼,问道:“三日月殿呢?”
“这个嘛,谁知道呢。”髭切微笑着,模棱两可的说,又问:“你找他有什么事吗?”
“我想找他要通行令牌。”
“要去万屋啊……去干什么呢?”髭切看向我:“不会是想带大将去吧?他们不会同意的哦。”
我抬头看到一期一振脸上没有任何变化的笑容,悄悄吐了吐舌头,听见他说:“会同意的,毕竟是姬殿的意愿。”
“嘛,那便祝你得偿所愿了。”髭切遥遥的举了举茶杯,对一直没有插话的膝丸说:“点心吃完了,我们再去找烛台切要一点吧,膝丸。”
“好的,兄长大人。”膝丸端起干干净净的盘子,跟在髭切身后往厨房走去。
我跟在一期一振身边去找三日月,转角的时候不由自主的转过头,看到那兄弟俩修长笔挺的背影,正要收回视线,膝丸突然扭过头对上我的眼睛,在我有些慌张的时候伸出食指放在嘴前,唇角露出讳莫如深的笑容。

评论
热度(3)

© 一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