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顾

孤岛【随便起个标题好了】【521,续520(女婶)】

孤岛(一)

7.
有着昳丽容貌的男子穿着深蓝色的狩衣,金色的流苏头饰坠在侧边,他唇边带着一抹浅淡的笑,却又妖冶的勾人心魂。
我有些瑟缩的往后躲了躲,问他:“怎么了吗三日月?你这样笑好吓人。”
“姬君……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?”他仿佛叹息一样的说,令人捉摸不透。
“名字……?”我的脑海里有什么似乎要呼之欲出,但我已经忍受不了那种剧痛,捂着脑袋叫道:“我不知道,我……好像没有名字。”
我突然发现了我的不正常。没有人是没有名字的,但我没有,在我的记忆里,没有人呼唤过我的名字。他们的脸庞和话语依然鲜活,但,没有人叫过我的名字。
“哈哈哈,小姑娘还是不愿意说吗?”三日月宗近笑了笑,没有继续追究,这让我松了一口气,刚刚那种痛苦就像灵魂被撕裂一样,具体来说,就是把手指甲、脚趾甲一个一个生生的扯下来,并洒上了盐和蜂蜜,让蚂蚁在伤口处爬开爬去。
那是从一个点深入神经并扩大到全身的尖锐的疼痛。我宁愿死也不想再体验。

8.
我坐在走廊上看着浅灰色的天空,空气黏腻腻的令人烦躁。自从我来到这个叫本丸的地方,就再也没见过晴天,大多是现在这样阴沉沉的天,偶尔会下雨,淅淅沥沥的小雨,瓢泼大雨我也只见过一两次。
庭院里的景色已经有些枯败了,黄色的叶子打着旋落进池塘里,院子里的小草蔫嗒嗒的抬不起头。但正在玩耍的人并不在意,依旧笑嘻嘻的你追我打,这片空间充满了快活的气息。我看着他们嬉闹的样子,不自觉的也笑了起来。
“主公终于笑了呢!”穿着华丽小裙子的乱藤四郎嚷道,跑到我身前,一双蓝色的眼睛里闪动着愉悦的光芒。随着他的动作,其他人大叫他‘狡猾’,也纷纷跑了过来,小孩子们仗着身子小且轻,直接扑到了我身上,把我压倒在木廊上,叠起了罗汉。
“好沉……”我被压在最下面,无助又绝望的朝莺丸和岩融求救,至于大包平,我从来没对他有什么指望。
莺丸慢悠悠的喝了口茶,眼神投向远处巨大的树干,装作没有听见我的求救声,但我敢以我2.0 的视力打保票他绝对有在偷笑。
“嘎哈哈哈哈,你们快从主人身上下来。”岩融边说,边一手提溜了一两个,我感受着身上越来越轻的重量,不由感动的看向岩融,果然大个子很靠谱。
这时候御手杵的惊叫声传来,我扭头看到他正灰头土脸的从一个坑里爬出来,不由黑线:好吧,也许并不是所有的大个子都靠谱,鹤丸国永个子也不小,但他却是整个本丸最皮的一个。
“真是谢谢你了,岩融。”我搭上岩融的手掌,被他轻轻松松的拽了起来。他的手非常大,能把我的手完全包裹进他的手掌里。他嘎嘎的笑出声,露出鲨鱼一样尖利的牙齿:“我是你的,主人可以不用那么客气的。”

9.
我在做梦,我很清楚这一点。
黑漆漆的通道里,有水滴落的声音形成空旷的回声,我恐惧的想往回走,脚却不受控制的继续向前,在被彻底吞噬之前,我醒了过来。
我没睁开眼,准确的说,我睁不开眼。我大概知道现在还是晚上,有一个人正在我身边。
我被吓的手脚冰凉,因为我想不到有谁会在晚上来我房间,就算他什么都不做也已经构成犯罪行为了。但我仍旧一动也不能动,就像老人们说过的‘鬼压床’一样。
不知道过了多久,那个人突然发出轻轻的叹息,他用极尽温柔的力度抚摸着我的脸,那力道太轻了,我甚至怀疑他有没有碰到我的脸。
因为他的靠近,我感受到他身上有一股令人不详的气息。这股气息是我从前从未感受过的,这让我有些不安,我不知道本丸里谁的身上有这种气息,也或许是我还没有见过本丸里所有的人,因为三日月不让我乱跑。他在我刚来的时候就对我说过,这座本丸里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友好。
所以,这个突然出现的,不,或许是一直都存在但我从未发现过的人,是谁?
眼皮似有千斤重,我挣扎着又睡了过去,陷入了一个被无数眼睛窥视的恐怖梦境,无法醒来。
第二天清晨,我睁开眼,加州清光正在门外等候。我抹掉头上的冷汗,努力的回忆昨晚都做了些什么梦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。加州清光一连串的催促让我知道他有些不耐烦了,我忽略浑身上下的无力感,赶紧穿好衣服拉开了门,正对上他骤然亮起来的红色眼睛:“主人早上好,昨晚睡得还好吗?”

评论
热度(2)

© 一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