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顾

孤岛【随便起个名字】【突然想到今天是520来着……不会写小甜饼_(:з」∠)_ (女婶)(无逻辑】

孤岛(二)
————
哇我会做链接了简直超感动
————

1.
我来自二十一世纪,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大学生。有天走在路上看手机的时候,眼前突然一黑,再有意识的时候我就来到了这个叫做‘本丸’地方。

2.
本丸里的大家都挺和善的,虽然他们偶尔会露出奇怪的表情,但对我真的是非常好,好到让我有点惶恐。
名叫三日月宗近的男子夜空一样的眼睛里有弯月,他总是以老爷爷自称,但长相非常出色。知道了我的困惑之后,他‘哈哈哈’的笑了几声,说:“姬君是我们的主人啊,对您好是理所当然的。”

3.
我的近侍是加州清光,一个爱撒娇的少年,手上抹着红色的指甲油,对外表非常在意,口头禅是‘可爱’与‘不可爱’。
他缠着我给他抹指甲油,虽然我抹的不好,乱七八糟的涂了厚厚的好几层,还有些直接涂了出去,他也不嫌弃,轻轻的弹了弹我的额头,说:“大将可要一直这样爱护我呀。”
“当然的啦,清光这么可爱。”我有点紧张的眨眨眼,摸了摸自己的额头,见他那副让人不安的表情消失后才放松下来。

4.
烛台切光忠右眼上带着黑色的眼罩,在问过他两只眼睛都没问题之后,我有些好奇他这样不会不舒服吗。
大约是从我的表情里看出了些什么,烛台切把食物搁到案几上,蹲下来的高度和我坐着差不多高,掀开了自己的眼罩,金色的眼睛里泛着流光,他轻笑道:“我曾经的的主人戴过眼罩,我便也沿承了他,到现在不戴反而有些不习惯了。”
我愣愣地点了点头,说:“原来是这样。”其实我并没有听太懂,我对岛国的历史并不感兴趣,对武器也不感兴趣,知道的岛国历史只有历史书上介绍过的几次政变和改革,还有被无限同人过的安倍晴明。
“主人还真是不会隐藏自己呢。”烛台切低声笑道,不等我反应过来,就出了门:“我先离开了,等您吃完饭我会来收的……希望您吃的安心。”

5.
有天晚上我睡不着,站在窗前看着窗外明亮的有些瘆人的月亮想家的时候,发现我肚子饿了。
肚子饿真是破坏气氛和情怀的利器,我捂着肚子,再想家只能想到老妈做的家常菜和街边摆的路边摊,虽然老妈做的菜并不好吃,路边摊也因为城市市面管理而被强制性给关了,但我还是很想念,嘴里都不自觉的分泌出了唾液。
突然一个白影一闪而逝,我吓了一跳,以为是我自己眼花,就揉了揉眼,再睁开的时候就看到一张白色的脸倒挂在窗口。我‘哇’的叫出了声,才反应过来那是名叫鹤丸国永的男子。
“哦呀哦呀,吓到了吗?”鹤丸国永一点愧疚都没有的从窗口泥鳅一样钻了我的房间,笑嘻嘻的说。
我不想搭理他并给他扔了一对卫生球,鹤丸国永突然凑过来又吓了我一跳,他红色的眼睛里隐约能看到小小的我自己,只见他脸上露出一个笑,在我耳边说:“没想到您胆子这么小,这可真是吓到我了。”

6.
我觉得毛绒绒的动物很可爱,虽然很想撸,但我从来不敢靠太近,因为我觉得动物太过于脆弱了,仿佛一使劲就会被捏死一样。为了防止我不小心残害到可怜的小生命,我看到动物一向都是能离多远就离多远……然后一个人默默的舔。
可是现在的我遇到了人生的一大难题。五只白色的,带着黑色条纹的,眼睛湿漉漉望着我的小老虎蹭着我的腿,发出细微的呜咽声,就像刚出生的小奶猫一样,简直让人无法拒绝。
但同时,它们会不会也像奶猫一样脆弱呢?我纠结的蹲下来,纠结的把手放在其中一只的身上,轻轻的摸了起来。
啊……这手感。我感动的都快要热泪盈眶了,一个弱弱的声音突然响起来,我猛地扭头,看到了一个白头发的,脸上长着雀斑的男孩子,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我:“您、很喜欢小虎它们吗?”
我有点不好意思的咳嗽一声,收起脸上有点奇怪的笑容,正打算站起来,小老虎们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,嗷呜嗷呜的叫了起来,用没有伸出来指甲的爪子挠着我的裤脚。我一个心软,就腿软了没站起来,摸着小老虎身上软绒绒的毛,认命的说:“嗯,很喜欢,简直超可爱。”
“小虎是、是我的,我叫五虎退。”那个白发的男孩子说,然后慢慢的也蹭过来,坐到了我脚边抱起一只小老虎,说:“我是您的,所以,小虎也是您的。您摸了小虎,也该摸摸我了吧。”我竟然一下被他的逻辑给带偏了,晕晕乎乎的没有反驳。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,我已经摸到了他毛绒绒的头顶,手感出乎意料的好。

——
暂时先这么些,太晚了明天见。
大概有点暗堕本丸的意思,不过婶是个很迟钝也很蠢的人,所以她只感觉大家的态度有时候很奇怪,但她并不在意(。

不知道各位有没有注意到是几part我就分了几段嘿嘿嘿

评论
热度(8)

© 一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