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顾

第二十一号绝望塔(1)

第二十一号绝望塔

——
刀乱,女婶
莫名其妙很喜欢一些数字
起名废就随便用了
世界观架空
——

在无尽黄昏,有二十座高塔,每一座塔里都关着无数穷凶恶极的人。

他们厮杀,掠夺,杀戮,吞噬……

他们象征着罪恶。

人们恐惧这里,世界的意志借此掌控他们。

但没人知道,在最深处还有一座塔。在这人所不能到达的地方,这座塔出现的悄无声息。

世界的意志称呼这里为——

第二十一号绝望塔。

这座塔里只有一个人,就连世界的意志都不知道她是谁,何时来的,来自何方,又为何待在这里。

只知道在这样死寂的环境下,她却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生活着。

世界的意志叫她二十一号,是在地狱都无法品尝的,第二十一号绝望。

.

二十一号是个长相清丽的女子,黑发用一根木簪松松的挽着,她穿着白红色的巫女服,轻扶着刷着红漆的栏杆眺望看不到边的暗黄色天空,神色安详又宁静。

突然间,平静的好像一幅油画一样的天空撕裂出了一道口子,逐渐的被撑开,黑漆漆的一片,旁边蔓延出细小的裂纹,一双萦绕着黑气的手抓住了两边,似乎是想露出头来。

二十一号嘴角的笑容未变,浅淡而平和。

巨大的身躯逐渐的从裂缝里挤了出来,那是一个似人的怪物,身上长着狰狞的骨刺,嘶吼着冲向这里唯一的建筑……或者人。

地动山摇间,二十一号只是抬了抬袖子,从她的袖口里飞出一道华光,瞬间就穿过了怪物的头颅,怪物的脚步僵滞下来,‘噗’的一声轻响,化作满天的靥粉,在这连风都无法到达的地方纷纷扬扬的落在了地上,堆积成一撮小小的白色土堆。

似乎是察觉到面前这个女人并不好惹,裂缝逐渐的缩小,就在快要消失的时候,二十一号隐隐看到了一双红色的眼睛,随即传来了一股巨大的吸力,把她从塔里拽进了裂缝。

她并没有在这里看到那双眼睛,而这时裂缝已经小的无法容她通过了。

当裂缝完全闭合的时候,她所处的这片空间一片漆黑,伸手不见五指。在这里,身体好像不存在了一样,只是一抹魂魄在晃悠悠的飘荡。

刺眼的光亮突然出现,她眯了眯眼,抬手挡住那光芒,不慌不忙的等着它慢慢延展。

等到刺眼的光芒完全褪去,她才放下手,打量着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古旧建筑。

这是一座很大的庭院,古朴的气息裹着它的每一寸角落。然而却并没有生机,枯黄的枝桠散发出腐朽的味道,漆红色的大门上插着一把造型奇特的钥匙。

二十一号看着自己身后苍茫的山林,慢慢的转动了钥匙。

随着‘咔哒’一声,尖锐的声音仿佛利刃穿透大脑,在里面搅了个天翻地覆。

大门开了。

.

残存的落叶散落在各个地方,长长的走廊连着一间又一间屋子,木制的墙壁和纸门上面遗留有大片大片深色的痕迹。

高大的天守阁是最显眼的建筑,有些像她生活的那座塔。

二十一号迈动脚步,踏进这座充满着不详气息的庭院。

在她第一步踩到庭院内地面上的时候,一只头上画着红色花纹的狐狸突然出现在她面前,用奇特的音调说:“欢迎大人来到第二十一号本丸,我是这座本丸的狐之助,在此协助您的工作。”

二十一号回头,看到大门已经关闭,那把造型古怪的钥匙正挂在她的腰上微微晃动。

她慢慢的弯下腰,掐着小狐狸的两腮抬起它低着的头,看到它黑色的眼白和猩红的眼珠,唇齿间逸出一声轻笑:“是你……把我带过来的么?”

自称‘狐之助’的小狐狸被她掐的说不出话来,二十一号略略松开了手,听见它说:“并不是我,我只不过区区一个协助者而已,是这座本丸的意志将您带来的。”

“意志么……”她松开小狐狸,直起身子往庭院深处走:“协助者是什么意思?你说的……意志,把我带来,是想让我做什么?”

小狐狸跟在她身后,介绍说:“公元2205年,时之政府为了和意图干涉历史的‘历史修正主义者’对抗,将拥有唤醒沉睡刀剑力量的‘审神者’和从刀剑中诞生的付丧神‘刀剑男士’送往各个时代展开战斗。并且,对‘刀剑男士’和‘历史修正主义者’都不利的第三方势力‘检非违使’介入其中,阻挡在刀剑男士的面前。”

“您,就是这座本丸选定的审神者。”

“我是时之政府派来协助您的工作人员,让您能够尽快的了解工作内容并投入工作。”

公元……是万历那样的纪年说法吧。

二十一号努力理解着狐之助的话,又问:“我必须当这个审神者吗?”

“当然不是,只是,为了不被时间溯行军发现,本丸都是建在时空裂缝里的,您如果不在本丸生活,是很容易迷失的。”

“那么,我都需要做哪些工作呢?”

“您需要先选择一把初始刀剑,然后每日完成日常任务。”

“日常任务有出阵,锻刀,修复,刀装,远征,以及链结。”

“现在,请您先选择您的初始刀剑。”

狐之助话音刚落,她眼前就出现了五把长度差不多但外形各有不同的刀剑。

“将手放在刀柄上,您可以看到刀剑男士的影像,选择您最喜欢的拔出来就可以了。如果您实在无法确定,可以上论坛看看其他审神者们的建议。”

二十一号看着飘浮在她正前方的一把黑色打刀,依狐之助所言将手放到刀柄上,一个唇边有一颗小痣的少年出现在刀的旁边“啊——我是加州清光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二十一号就把刀柄拔了出来。狐之助怔了一下:“您不再看看其他的么?”

它这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干脆的审神者,似乎只是根据刀剑的外表,凭借喜好来选择。

随着一阵不算太刺眼的光芒过去,一把闪着寒光的刀突然刺了出来。

二十一号却不慌不忙,连躲都不躲,任凭那把刀砍向自己。

一声闷响,那把刀停在空中,似乎遇到了什么阻碍,难以继续前进。

光芒逐渐黯淡下来,一个穿着黑色衣服搭配着红色小饰品的少年手里举着刀,猩红色的眼睛看着二十一号。

二十一号身前漂浮着几枚小小的水晶,形状各异,却都栩栩如生。少年的刀正架在一颗木桃形状的水晶上,难以寸进。

“刀剑男士……都这么具有攻击性吗?”转开眸子,她问蹲在一边的狐之助。

——
一些废话:
我很喜欢这个世界观的设定啊!完全可以单拿出来写原创
想了想大概是个长篇
在思考要不要把这文发到晋江上
但是一不会写文案,二懒得更新……humm
看情况吧

评论
热度(1)

© 一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