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顾

[全职]安眠药(莫凡ooc)

莫凡最近总是失眠,在床上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,心里有种淡淡的不安感,但他却说不上来。
他一向不合群,就算不安也不会说出来,只是在训练的时候更加浮躁,有了很多的失误。
其他人也不关注他,他也很享受这种感觉,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找人谈一谈。他只是更加刻苦的训练,近乎苛刻的对待自己。
但是这样的强度之下,他更加难以睡着了。
这种状态持续没多久,苏沐橙就发现了他的不对劲。
“莫凡,你怎么了?黑眼圈好重啊!”坐在他旁边,苏沐橙磕着瓜子看着电视剧,聊天一般的问道。
莫凡理所当然地没有回应她,只是在下一次失败的时候狠狠地捶了下桌子,惊动了训练室的所有人。
“莫凡?你怎么了?”
“你小子想干嘛?!”
“哎呦莫凡是不是寂寞了?那我给你唱一首《狮子座》吧,保管你心情好得不得了!”
莫凡起身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训练室。
“这小子是怎么了?”魏琛纳闷的问。
“我怎么知道,我又不怎么跟他说话。”叶修郁闷的翻了个白眼,朝着苏沐橙的方向喊道:“沐橙,莫凡怎么了?”
“我也不知道啊,不过他最近的状态好像很差呢,黑眼圈也越来越重了。”苏沐橙担忧的说。
“黑眼圈?他不会是失眠了吧?”
“他?失眠?你仿佛在逗我!”
“谁?谁失眠了?我可以为他献上一曲安眠曲,保管他睡得香香的!”
“包子你边儿去!”
“是!老大!”

莫凡回到房间,郁闷地躺到了床上。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明明状态应该不差,也没有紧张感,但训练却就是不顺手。
真是,令人烦躁。
“嗡嗡”
调成静音的手机放在床头的桌子上,与桌子产生共鸣,发出了令人心烦意乱的声音。
莫凡拿起手机,声音消失了。但看到来电显示的莫凡的心底却泛起了巨大的波浪,久久不能平静。

“喂?莫凡吗?我是唐络啊!你还记得我吗?”对面的声音和几年前一样轻快。
“我刚下飞机,现在在H市,你现在在哪呢?我去找你。”似乎是知道莫凡不会回复她,唐络自顾自的说下去。
“……H市。”
“哎呀你也在H市吗?好巧啊!你在哪啊?”
“……上林苑。”
“哦呼?好的,我知道了,我马上就到,做好迎接我的准备吧骚年!”
哦呼?什么奇怪的语气词。
莫凡默默挂了电话,心里不好的预感成了真,这种感觉莫名像某种死亡flag。

他下了楼,楼下的众人还在训练中,对他的出现有所反应的只有苏沐橙和叶修。
“莫凡,你干什么去?”
莫凡将她的问话抛在身后,自顾自地出了门。
“嘿我这臭脾气!”魏琛挽了挽袖子,作势要冲出去教训一顿莫凡,却被叶修给阻止了。
“省省吧老魏,别装模作样的,小心老板娘的暴脾气。”抽着烟,叶修懒洋洋的说。
“可是他一个人能去哪啊?他平常都不出门的啊。”
“呃……我怎么知道,不用管他,他自己会回来的。”
“要……要不要喝口水,前辈们?”
“不用了一帆,你好好训练就行了,还有包子,别跟着老魏瞎闹腾,你也给我去好好训练。”
“是!老大!”

上林苑小区。
莫凡坐在小区对面的冷饮店里,默默的指了指菜单上的柠檬茶,付了钱后坐在靠窗的地方掏出了手机。
“嗡……”
沉闷的嗡鸣声响起不过片刻就被接起,莫凡同时走出了冷饮店,过了马路朝着对面站在出租车前的身影走去。
“喂?我到了!你在哪啊?我要进去找你吗?”
“喂?喂?你怎么不说话啊?难道是信号不好吗?”女子看了看手机,发现信号依然良好,诧异的嘟囔着。
忽然电话就变成了已挂断的状态,唐络还来不及生气就被熟悉的味道所包围。
“络……”莫凡抱着唐络,埋在她的头发里闷闷的说。
“……莫凡,我回来了,以后也不会走了。”沉默片刻,唐络的手摸上身后男人的头,温柔的说道。
她感受到男人无声的点了点头,虽知道这样有些引人注目,却仍不愿放开她。唐络牵起莫凡的手,把他拉进小区里面。
“你怎么会住在这?搬家了吗?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?”散步一样悠闲的走在绿化良好的林荫小道上,唐络问。
“是,游戏,战队。”莫凡说,久不说话的他嗓子有些沙哑。
“是吗?那挺好的嘛!”唐络搂着莫凡的胳膊,开心的说:“能做你喜欢的事就再好不过了!”
莫凡点了点头,眼睛里含着难以察觉的温柔。

“大事!出大事了!不得了了!”陈果喘着气踹开了大门,一副惊恐的世界末日要来临的样子。
“怎么了老板娘?要淡定,要淡定,这么不淡定可是会影响我们的状态的啊。”叶修肆意喷洒着毒液,嘲讽力max。
但是陈果竟然没有生气,而是关上了大门,关门之前还探头看了看别墅旁边有没有奇怪的人。
“怎么了果果?”唐柔将陈果按在沙发上拍着她的背,苏沐橙也坐在了她的旁边,眼含担忧地看着她,乔一凡递给陈果一杯温水,陈果没有喝,而是把它紧紧的握在手里,似乎是要从中汲取温度。
“我刚过来的时候,在路上看到了莫凡……”陈果忽然停住不说,似乎是发生的事情极为震撼。
“哦,莫凡这个万年宅男竟然出门了我们也很惊讶,不过老板娘你也不需要这么惊讶吧?看你的样子都快被吓死了!”魏琛满不在乎的喝了一口水,记吃不记打的嘲笑了陈果一番。
“可是,我看到有个女孩子挽着莫凡的手,两人有说有笑的很!”
“噗——咳咳咳!”魏琛没控制住,一下将嘴里的水喷出老远:“不是吧老板娘,你说谎也要编个像样一点的谎话啊!莫凡?怎么可能!”
“就是莫凡,我骗你干什么!”陈果有些气恼的说。
“老板娘你该不会是看错了吧?那人可能和莫凡长得很像,比如双胞胎兄弟什么的。”叶修也很惊讶,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,而是根据自身的情况做出了合情合理的假设。
“去你的,你以为都跟你一样啊!”陈果白了他一眼,不过也渐渐镇定了下来:“我看到之后没确认就跑了过来,可能的确是我看错了也说不定……”
大门处忽然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,拥有钥匙的只有战队的成员和老板娘陈果,但现在除了莫凡之外的其他人都在,所以开门的绝对是莫凡无误。
虽然知道绝对不可能是真的,但所有人还是屏气凝神的看着大门。门渐渐被打开了,一丝光线透过缝隙照射在了地板上,并渐渐扩大,地面上映出了两个亲密的牵着手的人影。
“莫莫莫莫莫莫莫莫凡?!!!”
“啊咳啊咳啊咳咳咳!!!!”
椅子翻倒的声音、呛水的声音、惊讶的声音一瞬间充斥了兴欣战队的训练室。
看着眼前的乱象,莫凡只是微微低了低头,完全没有要放开手的迹象,也没有要向还没接受现实的众人介绍唐络的迹象。

终于淡定下来的战队成员们正襟危坐在沙发上,陈果对唐络露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。
“那个,你好,我是兴欣战队的老板,你叫我陈果就可以了。”
“你好,我叫唐络,是莫凡的女朋友。”
虽然内心已经有了猜测,但是当听到确切的答案的时候,兴欣战队的成员内心还是不可抑制的翻起了滔天骇浪。更别提众多单身的男性队员,高举着FFF军团的火把,愤怒的目光似乎要将莫凡燃烧殆尽。

借训练之名,众人将莫凡带到电脑前好一番拷问,但莫凡向来是能不说话就不说话,就算不得不说话内容也极其简短,男同胞们完全没有问到他们想知道的答案,气氛简直凝滞的快要变成固体。但是以陈果为首的女性成员这里,气氛却是相当轻松。
“我叫苏沐橙,是兴欣战队的成员之一,嗯,你放心,和莫凡没有任何关系!”
“我叫唐柔,同上。”
见陈果似乎也要这样说,唐络连忙阻止:“你们不用这样啦,感觉怪别扭的,我像是那么小气的人吗?就算是,莫凡这种性格我难不成还会怀疑他会脚踏两只船?”
“呃……也是。”
四女相视一笑,感觉亲近了一点。
“小络啊,你是怎么和莫凡认识的呢?又是怎么成为他女朋友的呢?”陈果最先压抑不住自己的好奇心,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“嗯?”唐络歪了歪头,知道她们很好奇她和莫凡的关系,也不卖关子,粲然一笑道:“我和他算是青梅竹马吧,在一起的时间长了自然而然就对对方产生好感了啊!别看莫凡这个样子,他心里想的东西其实可多着呢!”
“青梅竹马啊……真好呢!”苏沐橙笑嘻嘻的说。
“还可以吧,我初中的时候父母离婚,跟着父亲住了两年后就跟着母亲出国了,毕竟聚少离多,也不算是称职的青梅竹马啦!”
“这样啊……那你们两个是谁先跟谁告白的呢?不过依莫凡那性子,肯定是小络你吧?”
“这你就错了,是莫凡跟我告白的哦~”竖起食指摇了摇,唐洛笑得像只偷腥的猫,得意的看着石化的三人。
“没想到吧?”
“……何止是没想到……我完全就没有考虑过这个可能好么!”陈果一副癫狂的模样:“那个莫凡……竟然会告白……不不不,他会说话我就已经很惊讶了……”
“嘻嘻”唐络眨了眨眼,问:“想不想知道细节呢?”
“当然想!”陈果果断点头,唐柔和苏沐橙虽没有她表现的这么夸张,却也面带好奇。
“嗯……其实也很平常啦,我高中的时候回来在我爸那里住了几天,要走的时候打算跟他告白,他却抢先我一步说了出来,现在想想,的确是有些不可思议呢。”
“高……高中……这是早恋啊!”陈果用控诉的眼光看着唐络。
“呃?”唐络挠了挠头:“我没想那么多啦,喜欢就直说咯……而且我和他又不常见面,不趁早下手万一被别人抢走怎么办?”

晚上,兴欣全员出去下了馆子,打着迎接他女朋友的旗号狠宰了一顿莫凡。
餐桌上说说笑笑的好不热闹,但是莫凡身边却好似包裹着一层看不见的薄膜,隔离了所有的吵闹与欢笑。
好困啊……
握着唐络的手,莫凡眼皮越来越重。

感受到肩头忽然压下的重量,唐络嘴角噙着笑意,动作却变得轻柔,也尽可能的降低说话的音量。
“莫凡这是……睡着了?”唐柔问。
“嗯。”点点头,唐络手上覆着独一无二的灼热温度。
“那我们就回去吧?这么晚了,也该休息了。”
“好的,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唐络轻轻的拍着莫凡:“明明应该好好招待你们才是。”
“哪有的事!回去吧!”
唐络扶着莫凡走在最后,莫凡睁着朦胧的睡眼,借势在她脸上亲了一口。
“你干嘛啊?”唐络笑着推开他:“醒了就自己走,你重死了。”
点点头,莫凡默默的握紧了她的手。

“很晚了,回房睡觉吧,如果让我知道谁敢熬夜的话,明天就别想碰电脑了!”陈果恶狠狠的威胁着,战队众人也习惯了时间表,俱都打着哈欠回了卧室。
唐络跟随着莫凡的脚步也上了楼,推开门,屋里是极具有莫凡风格的简洁,一台电脑散发着微弱的荧光,桌面是两人交握的手。
打开灯,莫凡眼疾手快的关上了电脑。
“有什么不能让我看到的吗?”
“……睡觉。”
“睡什么觉啊,先洗澡啊,我身上要脏死了!”止住了莫凡拉着她往床上倒的动作,唐络不满的说。
“浴室在哪啊?啊,看到了。”从浴室里探出头,唐络已经把衣服脱掉了:“我洗好你再洗,不准先睡着!”
见莫凡点头,她才满意的关上了门,哗啦啦的水声伴着氤氲的雾气弥漫。

她回来了……是真的。
莫凡坐在电脑椅上,愣愣的神游天外。

“我洗好了,你去吧。”浴室的门被打开,带着满身热腾腾的水汽的唐络擦着头发,对莫凡说。
莫凡看了她一眼,默默的去了浴室。

“睡吧。”

嗯。

怀中拥着久违的温度,她身体的每一寸他都非常熟悉,熟悉的香气在鼻尖萦绕,他的意识慢慢沉入最深的深海。

被放置在抽屉里的安眠药一粒都没有动过,以后也不会再用到了。

于他而言,她就是最好的药。

评论
热度(17)

© 一顾 | Powered by LOFTER